我的书架
加入书签  推荐本书  返回目录
大乐透专家预测500 > 武侠修真 > 凤羽翎 > 第五十八章 羊皮卷上凤羽密 太上长老出山隽

凤羽翎

第五十八章 羊皮卷上凤羽密 太上长老出山隽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流氓星君 书名:大乐透专家预测500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yrnn.com.cn/143/143400/48273793.html
文章摘要:凤羽翎,洪炉点雪青铜色戊烷,青岛房产狡滑便溺。

大乐透专家预测500欢迎您的光临,请记住本站地址:http://www.cyrnn.com.cn,手机阅读m.ppxs.net,以便随时阅读小说《凤羽翎》最新章节...


    眼前的木门还没有打开,青兰推着莫相问在这木门之前,莫相问有些犹豫,他不知自己究竟该不该去找她的帮助。痛,是心痛的感觉,莫相问还回顾当年不能自拔,不仅仅是他,青兰站在屋外,她的伤心可不比莫相问少。里面的是自己的亲姐姐,可自己如今却不敢与之相见。

    青兰掌着木轮的方向,眼前的就是她的房间了。紧咬的下唇,告诉着众人她心中的痛。不忍再看,不忍再说,每次的对话,都已不复以往的交融。可,莫相问要去,他要去找她。叹了一口气,青兰咬着的嘴唇也有些发痛了,她敲了敲门,与莫相问在门前安静地等待,等待里面的她出现。

    苏木也不知为什么,望着羊皮卷上的鬼画符,她想到的竟是那日落泪的青兰。也不知青兰如今何在,在藏书阁中,苏木并没有注意到她,只有那日,那日青兰大闹唐门中,苏木才又见到了她,如今许久未见,也不知青兰如今过得如何。就在苏木思人之时,屋外,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俏脸微寒,不是苏木狠心,是因为她必须如此,谁叫她是大魏唯一的公主了。所以每次面对莫相问,她都会寒面对之,只是多次的相见,她早便放下了对莫相问的怨恨了!

    青兰眼泛星光,这一阵泛光,可让苏木心中一阵刺痛。但她知道,知道自己如今不能心软,她只能冷着脸道:“又是你们,你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没人能够注意到她心底悲伤。

    莫相问也不知该如何开口,青兰只感到自己心如刀绞,现在三人冷漠相待,他道:“我需要你的帮助!”

    “帮助?”苏木有些疑惑,她一声冷笑,她道:“你要我的帮助?翟星空,你确定嘛?”

    莫相问微微一笑,他道:“我说了,如今的我不叫翟星空,而叫莫相问!”

    苏木闻言噗之以鼻,她道:“哼,莫相问?好,那我问你,莫相问,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莫相问让青兰将自己往里推去,他很安静,苏木蹙眉望去,莫相问已来到了她的桌前,上边,那日自己与她一同看中的羊皮书还放于此处,莫相问伸手去拿。这一下,可吓得苏木心惊,她连道:“别动!”

    莫相问一笑,收回了自己的双手,而苏木则是快步地跑了过来,莫相问笑道:“我不知道你要这卷羊皮书做什么。也或许我猜到了你要他做什么,只是我还不确定,但我相信,你需要我的帮忙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你能为我解答这卷书中写的东西?”苏木听闻莫相问的话,有些疑惑地问道。莫相问微微一笑,不置可否。苏木道:“你识得这上面的文字?快告诉我,这上面写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莫相问望着满心期待地苏木,停留了许久,他才是说到。

    苏木闻言,却是一愣,随后她怒烧眉间,她大叫道:“莫相问!”

    莫相问却没有在意,他只是微微一笑,道:“我只说我不认识上面的文字,但并不代表我不能解开这上面的秘密!”望着上面密密麻麻的蝌蚪窝,莫相问很有自信的笑着。

    苏木闻言,又平静了下来,一旁的青兰也有些好奇,他明明不知道这上边的文字,可他又怎么会说自己能够解开上边的秘密?苏木带有疑惑地问道:“怎么解?”

    莫相问却是一笑,他道:“想要我说,很简单,但你又是否愿意与我合作?帮我的一个忙?”

    苏木不解,她不知道莫相问究竟莫相问究竟要自己为他做些什么,但为了解开这上面的秘密,她还是道:“如果你能解开这上边的秘密,那我帮你一个忙又如何,但你能够解开嘛?”

    莫相问一笑,他道:“既然你答应,那一切便好说了!你可知道在黄帝时期有一个叫仓颉的人?”

    苏木微微皱眉,她道:“我知道,相传黄帝时期还未有文字,他们以结绳记事,直到一天仓颉创造出了当时的文字,才让人们记事变得更为方便。当初的文字被称为甲骨文。难道这是甲骨文?”

    莫相问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,他道:“不,这上面的文字不是甲骨文,但却与甲骨文相同,是根据事物本身而创造出来的象形文字。你可仔细观看其中文字,不要被文字影响,你看看他又像什么?”

    苏木好像有些明白了,她望向羊皮书,除去文字本身的意义,它好像一只鸟,鸟落下了一片羽翎。苏木又作思考,突然,她一声惊呼,道:“是凤羽翎,对嘛,是凤羽翎?”

    莫相问微微一笑,他道:“是的,是凤羽翎。唐门的凤羽翎!”

    苏木大喜,她继续向下望去,画中的鸟不见了,只是一个人,这个人本是静坐,却又突然站起,它又作比划,好似一本秘籍。是啊,是一本武功秘籍!苏木见此,不由有些失望,她还想着他叫自己等人如此大费周章的寻找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,结果只是一本秘籍而已。哪怕这如今是一本绝世武功,但这对她又有什么用呢?她能够凭借这个复国嘛?不能,不由摇了摇头,她继续向下望去。

    这卷羊皮书很重要,这是他告诉自己的,可当自己发现了其中的秘密之后,她不由得失望,但没有办法,他需要,她只能将这这本书带回给他,可是,当苏木看向最后一页的时候,却发现,书被撕了。

    两页,足足有着两页纸都不在上面,苏木大惊。突然,她想到了想到了莫相问刚才被推到了书的面前,她连忙看向莫相问,她沉声道:“是你?是你撕掉了这两页纸?”

    莫相问微微一笑,没有否认,他道:“没错,就是我,当然,我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。毕竟,如今我帮你解开了这卷书中的秘密,那么,你也该帮我一个忙了吧!”

    苏木微微皱眉,略作思考了一番,她沉声道:“什么忙?”

    很安静,安静的可怕,屋外的云也仿若静止了一般,没有风,没有水的流动,一切都显得如此静谧。可就这时,原本安安静静的房间,突然传出了一道怒吼,只听苏木愤怒道:“滚,莫相问,我没想到你既然是这种人,亏我,亏我还……”苏木说不出口,她的心是真的受伤了!

    莫相问只感到胸中一阵痛,他的木轮冲破木门飞快的滑出,青兰见状,连忙一个箭步向前,终于,扶稳了莫相问的木轮,青兰很是生气,她怒向苏木,她道:“姐姐,你太……”

    莫相问阻止了青兰的怒吼,他强忍着自己胸见火烧,他道:“呵呵,青黛,何必这么的生气呢?我只是叫你帮我一个小忙,你又为何不肯,我还以为你能够为了复国做到如此地步呢!”

    苏木很是生气,她的胸脯不断地起伏,她怒吼道:“莫相问,我苏木就是死,也不会答应你的请求的!”

    莫相问无奈,而这时,妖婆婆已经回来了,她见到房门口如此的阵仗,却有些心惊,她连忙来到苏木身旁,她问道:“小姐,怎么回事?你没事吧?”说着,她便开始赶客了!

    莫相问与青兰在苏木这里已经讨不了好了,他们也只能离去了,只是一路上,莫相问想的是没有苏木的帮助,自己又能怎么办呢?轻叹了一口气,青兰冲着他一笑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莫相问叹了一口气,他道:“唉,如今唐南山得到了凤羽翎与玉扳指,已经没人可以在阻止他取得唐门门主之位,我本想取得青黛的帮助,在唐南山有所动作之时,牵制住他,可如今青黛也不肯帮助,那我又能够去找何人呢?”莫相问现在可是苦恼,他终于明白一步错步步错是有多么可怕了!

    青兰看着如此伤神的莫相问,她却一笑,道:“就为这事啊?你放心,我相信还有一个可以帮助你的!”

    莫相问有些疑惑地望向青兰,他道:“什么人啊?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在唐门认识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青兰嘻嘻一笑,她道:“怎么,现在发现我的魅力了吧!你吃醋了嘛?”

    莫相问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异常,他咳嗽了一声,又摆好自己的位置,道: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但青兰却能够看出来,她看得出来,莫相问就是吃醋了。所以青兰笑了,是一个很幸福的笑容,她很喜欢这个感觉,至少自己再也没有感觉二人相距很远,她神秘地说道:“放心,这个人你认识。”

    自己认识?莫相问却有些奇怪了,在这个唐门中还有自己认识的人嘛?但很快,莫相问就想到了一个人,如果是他,倒也不错。莫相问正欲开口,就在这时,唐南烛来了,他道:“莫兄,父亲有请!”

    唐门中,发生一件很令人意外的事情,虽然他们不应该意外,他们应该早做准备的,但他们的确有些意外。因为他,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,记得他上一次的出现,还是许多年前,唐坤即位门主之时。

    是花白的老人,但这个老人和其它老人很是不同,他虽是老态尽显,却又红光满面,明明已是垂暮之年,却又行如小孩。他的双目中,没有一丝光彩,有的人称这为呆滞,而到了他这个境界,这显然不是呆滞所能解释的了,这叫内敛,将自己所有的目光收于眼中,有人管这叫返璞归真。他就是做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。能够达到内敛就很强嘛?不,不一定,但他一定是将唐门的《清瞳》练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唐门,一个毒门与暗器的称号,可你若要行暗器,又怎能不拥有一副天赐之眼,因此,唐门中有一门专练眼法的绝技——《清瞳》。清我眼障,明我之瞳。冷冷清瞳便是其最高的内敛只境。老者显然做到了,唐门,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在出现过将《清瞳》修炼至此的人,如今,终于又有一人做到了。

    老者名曰唐昊,是如今的唐门太上长老,相传,唐昊早已逝去,所以当唐门被迫害之时,唐昊,才没有出现,因为所有唐门子弟都相信,相信只要唐昊还在,唐门当初也不会被迫离开巴蜀。可现在,唐昊又出现了,他有些不敢相信,因为他的出现,代表着唐昊以前是眼睁睁地看着唐门衰落。

    唐昊没有多做解释,他也不屑去做任何的解释,唐坤等人可不敢去问,因为唐昊还是唐门至高无上的存在,哪怕他是唐门的门主,那他在这位太上长老面前,也只是一个小辈。唐昊回来了,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唐门,他们还能意外,他们也不应该意外,可他们做不到不意外。

    唐昊回来的第一件事,不是关心的唐门的衰落,而是告诉唐坤,告诉他自己要请唐门所有客卿、长老、执事前来!当然还有自己那一脉的人,他们也必须前来,这让唐坤知道,要变天了!

    如今,在不亦房中,唐门所有客卿、长老、执事再一次的聚齐了,这种场面,也只要在上一次唐南烛回府才有过。当然,除了虎鹤执事,他们二人现在正藏于某一店中,恢复着自身的功力呢!

    唐昊望向眼下众人,唐门的所有执事、长老、客卿都已经到了,唐昊很是满意。其中,他那一脉的子弟,也有许多已经当上了长老、执事。唐昊点了点头,他道:“给我,老头子本一闲云,不想叨扰大家。”

    唐昊开始自己的讲话,底下,莫相问、青兰与唐南烛听的认真,尤其是唐南烛,他知道,知道唐昊要说些什么了,因为他就是那一脉的人,他就是创造玉手指前辈的后代。果然,他开始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可没办法,祖训难为,我也只能出山了!”唐昊的声音不大,却正好能让所有人听见。

    氛闹,底下已经开始议论了起来,这让唐昊很是不喜,因为他还什么都没有说完。只见他一声冷哼,一道气浪而出,他道:“各位,我希望你们能听我讲完!”果然,众人不再吵闹,唐昊这才满意地继续说道:“想必大家都知道我这一脉有着一祖训吧,若有人持有玉扳指,那我这一脉便全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众人当然知道,唐昊满意地点了点头,他不用再去解释,他道:“如今,有人拿着玉扳指找到了我,所以老头子我也不得不出山了!”众人大惊,纷纷议论着是谁得到了玉扳指。

    一声轻笑传出,这间房中,虽是议论纷纷,但他们却能够清清楚楚听见这一声轻笑。他们只见站在一旁的唐南山,缓缓走到唐昊身旁,莫相问与唐南烛也只能摇头苦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