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书架
加入书签  推荐本书  返回目录
大乐透专家预测500 > 言情小说 > 醉狂青春 > 第142章 非池中之物

醉狂青春

第142章 非池中之物

类别:言情小说 作者:白名单 书名:大乐透专家预测500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yrnn.com.cn/143/143382/48270434.html
文章摘要:醉狂青春,芝麻官枕戈达旦中国移,喘息声顾盼自豪之情。

大乐透专家预测500欢迎您的光临,请记住本站地址:http://www.cyrnn.com.cn,手机阅读m.ppxs.net,大乐透专家预测500:以便随时阅读小说《醉狂青春》最新章节...


    我无奈望着她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,只好点头说道:“好吧,好吧,我的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被李娜娜拉着向着后边的那个戴着墨镜,一个白头发老头那走去。

    那老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瞎子,一副厚重的黑眼睛挂在脸上,显得故作神秘,身边的地方却挂着两个自制的条幅,

    一个条幅上边写着三个大字:黄半仙。

    另一个条幅的一边上写着:天有时,人有命。另一边则写着:各安天命。

    我望着这几个字不仅想笑,但摄于李婉儿却没有笑的出来。

    在我的心目中这种低下的江湖术士还真是不入流。

    我清楚的记得,在上初中的时候,我和同桌去算命,最后算了快一个钟头,那老头巴不得连我的祖宗都给说的好好的,可是结果还是被这牲口一句话差点给呛死,从那之后,我就再也不信江湖上的这些低级骗术。

    还说什么我能看上京城大学,可能吗?我的成绩那么差。

    李婉儿拉着我慢慢的走到那戴着墨镜的老人面前,还没有等到两人开口,那戴着墨镜的老人便开口说道:“两位是来看相的?”声音里含着一股沧桑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和李婉儿慢慢的蹲了下来说道:“恩。”

    只听那戴着墨镜的老人笑说道:“两位是看什么相?想知道什么命?”

    李婉儿扭头看了我一眼,用手拉着我笑着说道:“你帮我们看看姻缘相吧?”

    那戴着墨镜的老人微微一笑说道:“好的。这位姑娘把右手伸开,让我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闻言,李婉儿伸开右手递给了老者。

    老人伸出一双枯瘦的手轻轻的摸着李文儿白嫩的小手。

    杨华站在一边,看着戴着墨镜的老人则是满脸的厌恶,我见过这些江湖骗子,又不是一次两次,要不是李婉儿非得要算命,我打死也不愿意来,更不愿意,李婉儿一双嫩白的小手被这个骚老头子摸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只听那老者慢慢说道:“我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望着他说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只听那老者顿了一下说道:“从姑娘的手相看去,姑娘这一生可能只会遇见一个喜欢的男子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口,李婉儿便笑了起来。她是开心的笑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这个老人到底说的准不准,但是,从上学到现在,她还是第一次有喜欢的人,这可是真的。

    只听那老人又说:“姑娘这一生也将会遇见一个喜欢你的男子,而且这个男子将会致死爱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话,李婉儿更是开心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师。”李婉儿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,大师,你帮我男朋友也看看相吧?”李婉儿拉着杨华对着那老人说。

    老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听到李婉儿这么说,我用手摸着后脑勺有些尴尬说道:“我不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白他一眼说:“不,你要算,我要看看你的命。”说完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此我很无奈,只好把手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,是左手,不是右手。”那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一边的李婉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语,赶紧换过左手,伸到了那老人面前。

    那老人刚一触及我的手掌,禁不住身体一颤,我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由于动作幅度太小旁边的李婉儿倒是没有看见,仍旧一张笑脸望着我俩,而我却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出来,刚才自己的双手刚一触及那老人枯瘦冰冷的手指的时候,他的手明显的在颤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那老人收回双手,突然叹息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和李婉儿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大师?”李婉儿禁不住担心问说。

    那老人没有说话,只是傻傻的坐在那里。过了一会突然说道:“我走南闯北几十年了,还从来还没有见到过如此奇怪的手相?”

    “哦?那是好事还是坏事呢?”李婉儿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我也是一怔,只觉得这老头故弄玄虚,瞎吹。

    那戴着眼镜的老人说道:“好坏之分并不是嘴上说的,不过从他的手相去看,他这一生要屡遭破折,而且危险性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李婉儿一张俏脸担心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听那老人又说:“不过从他另外一条纹路上去看,他的一生虽然波折,但是终究都会化险为夷,而且,以后乃是池中凶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李婉儿有些问说。

    只见那老人缓缓的说道:“对不起两位了,今天我说的已经够多了,我这个人算命有一条规定,就是能说的,我都会说,不该说的,即便是我说了,也不能改变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和我明白这个老人的意思,便起了身,没有再问,我站起身后,从口袋里套住十元钱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老人没有伸手去接,也没有动弹,我最后把钱放在了地上,便带着李婉儿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出不远,只听那身后的老人一个人犹如疯子一般的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好心的姑娘,我奉劝你一句,最好看住你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还想过去问问到底是什么意思,却被我一把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婉儿,别听这些江湖骗子瞎说,他们说的都是忽悠人的。”

    我对这些江湖术士有一种偏执的厌恶。

    李婉儿好像不满意说:“可我觉得那老人说的挺对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,小傻瓜,他们那点伎俩,就哄骗你这种小女孩行。”我冲着李婉儿安慰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婉儿对着我有些不满意的说道:“刚才你还说信命呢,这回又这么说,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赌气向前走去,我摇了摇头,叹息说:“女人啊,女人。”

    想到刚才那个戴着眼镜的老人说的,我经历波折。还有什么非池中之物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什么意思,我也挺好奇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回头看向了刚才那个戴着眼睛的老人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谁知那个戴着眼睛的老人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这才多长时间,就看不到他的人影了。

    我不禁感叹:真是个怪人。

    我记住了他条幅上的那个名字:黄半仙。

    让我惊愕的是,没想到一次偶然的算命,到后来我发现我的人生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。